今天是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,欢迎光临本站 

  • 微信二维码
    微信二维码
  • 大华油坊的由来

     百年之后话“端公” 
    作者:焦焕章
      泉塘街南七里的地方,有座秀丽的伏虎山,山下不远处,有个绿水环绕的古老村落:戴家渡村。 
      过去这方地带,是扬子江畔地道的水域圩乡。
      上世纪三、四十年代,这村庄,名噪江湖,游人不绝。原因不单是从这走出四位将军:戴端甫(中将)、戴翱天(少将,1933年,在古北口长城抗战殉国)、戴安澜(中将)和戴蔚文(少将),而是血染外疆、民族英雄戴安澜将军的光环和魅力,才使得历史上曾受过皇封的“旗杆戴村”,越发彰显,影响深远。
      在国共合作时期,“旗杆戴村”为何一下子涌现出这多“黄埔系”将军呢?老家人有口皆碑:皆源于戴端甫的慧眼识人。
    戴端甫,名昌斌,号武章,生于1884年,是戴安澜的叔祖父。他年幼丧父。接受私塾教育时,聪颖笃实,胸怀大志,常思追随孙中山,盼投笔从戎,去打倒列强,报效国家。稍长,毅然进武昌讲武堂。27岁时,参加武昌起义。1916年进保定陆军军官学校,时年32岁,与张治中、白崇禧、徐庭瑶等,同为保定第三期毕业生。他和这些同窗、或同乡,长期共事,在抗日烽火中结下了有深厚的友情。
      1924年国共合作时,戴端甫在李济深部任建国粤军团长,参与黄埔军官学校的筹建,深得李济深的赏识,友谊颇深。他认为,孙中山创建的黄浦军官学校,就是中国的“西点军校”和“伏龙芝”,它必将担当起积蓄革命力量,完成辛亥革命未竟的“救国救民”大业。所以,曾一纸“家书”,召集家乡8位青年才俊(其中四名为戴姓子弟,两名为戴姓姻亲)去广州报考黄浦军校。他在“家书”中写道:“我写信让你们来是参加革命打倒列强的,不是来做官享福的,到这里参加革命不仅不能享福,还可能丢掉性命”。
      这批青年,先后成为黄埔军校1-4期的学生。在后来的中华民族史上,都有过不平凡的战功。戴安澜,是其中的杰出代表。
      如果说,1939年的昆仑关战役,戴安澜率中国第一支机械化部队——第5军第200师和日寇“钢军”对决,在友邻部队配合下,苦战一月,毙日寇“钢军”6千,击毙日军前线指挥官第 5 师团第12旅团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,为中国抗战史上写下最辉煌的一页,但开笔的又不能不首推是戴端甫将军。
      这位参加北伐战争和长城抗战的时代斗士,这位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将军的戴端甫,深切感受着令人痛心的中国时状:日寇入侵,“老蒋”在内战泥潭中越陷越深,国民政府的腐败,群众生活日益贫困化。1932年,对蒋介石委任他为鄂豫皖三省“剿匪”总司令部中将参谋长,赴大别山“督剿”红军,持有异议,遂一纸辞呈,回到鱼米之乡的“乐土”——无为的老宅“隐居”。
    显然,这种独立人格的行为方式,不符合和他有同门之谊的蒋介石,让其“督剿”红军的主旋律,而却是戴端甫一生中难得表露出来的思想闪电和理论锋芒。与时,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。在官场和社会上的一些人眼中,受到“老蒋”倚重的戴端甫,是“不识抬举”,竟敢“摞挑子”不干;还有说戴端甫不是内敛的性格,不以中国人含蓄,而影响着他的人生和事业。
      可老家人不这么看,说戴端甫原本是一个抗日将领,他从心底不当“剿共”将军,不愿在老蒋“划圈”的县地按功命名。老家人还说:他还是一个倾心办教育的大好人。用家乡的话说,他一回乡,“屁股还没把板凳坐热”,就四处走动,不畏时艰,邀请戴族宗人,各界贤达,协商共议,成立董事会,并自任校长。戴族的族人,为他的挚忱办学,终于动容,遂允诺其动议——把戴氏宗祠借做校址。他自掏腰包,自筹办学资金,到桐城、巢县等地聘请名师,购置教学设备,收购土桥“大华油坊”(以其运营利润作为办学经费来源),于1932年春,创办起以《勤诚》为校训的“安徽省beplay体育app安卓私立仁泉小学”(兼设民众夜校),首期招收300多名学生(含来自巢县、芜湖、桐城和霍邱等地),随后,在周边县境,还陆续办起三所分校(夜校),让许多农村孩子(农民),得以走进学校课堂。
      仁泉学校,是家乡开办最早的私立新式学校,它不同一般以“创收”为目的之私立学校。戴端甫倡导新学,一改旧学学风,以新思想、新观念,新视野,致力家乡的民众教育,除教授国语、算术、公民、体操和图画等多学科课程和自编农民识字课本(夜校教材)外,还提倡女权,首开家乡风气之先,接收女生入学。鼓励女学生剪头发,放脚。让学生自行办食堂,开商店,跑采购、种菜园、经营浴室、理发,值勤等 。上《公民课》时,学校向学生宣传男女平权和民主进步新思想,号召大家“争翻身解放,获平等自由”。可见,学校教给学生的,不仅有崭新的文化知识,还让学生接触新思想,新生活,更重要的是做人的道理,戴端甫把学生引向一个全新的广阔世界。
      当时对仁泉学校,接收女子和让学生免费入学读书,令远近刮目,一时被视为破天荒的新闻巨事。
      仁泉学校开学时,当时一些军政要人,社会名流,都以不同方式,纷纷表示庆贺:李济深、李宗仁、张治中、徐庭瑶、黄绍闳、戴戟等均送来匾额。时任国民政府beplay体育app安卓长余维知亲临参加,以示祝贺。改革开放以后,有人说,当年开学典礼,视为“墨宝”的联匾、匾额、碑刻等文物,皆毁于1958年“大跃进”和1966年“文化大革命”的浩劫之中。
      私立仁泉学校,历时办有16年左右(戴端甫去世后,学校经费,曾受到困扰,外加种种原因,学校曾时停时办),取得了很大的成功,它为家乡培养了数以百计人才,不少人成为“抗日精英”,或成为家乡的建设人材。抗日战争时期,教师中,有共产党员近十人,学校的董事、老师和学生中,少将以上军衔的,有三十多人。这些,在上世纪三、四十年代,对老家的抗日热潮,对后来家乡的历史发展与文化建设,产生深远的影响。
      对戴端甫倾心铸就的这所仁泉学校,与时,有人曾惊呼:仁泉学校,堪称时代伟业,是中华抗日史中一种绝响!但当时中国政界,军界,对戴端甫“叛逆”老蒋行事的“隐居”,以及力行办学理论和实践,并不都表示服膺,不乏有“赤化”等非议,其实,在如斯“隐居”和成就仁泉学校的背后,戴端甫承载谣诼的东西特别沉重,但他有着高尚勇敢无畏的心灵。
      在戴端甫的人生中,还有几件值得记上一笔的事情。1934年,这位经历色彩斑斓的将军,“不当将军当县长”,在主政期间的30年代,定位于民生事业,对无为进行多方位的公益性建设,做了撼动无为历史的许多实事,好事:实施改城隍庙为民众教育馆,筑芜(湖)无(为)公路,修长江段大堤,开公共体育场与辟绣溪公园,葺中学校舍和发展教育,办《濡声日报》,废弃不合理捐税,铲除豪绅恶势力等一系列新政。可这些新政举措,遭到地方封建恶势力疯狂反对,于1935年春夏之交,有人煽动县保安团部分军队发生哗变,他险些丧命。
      戴端甫这些惠润子孙后代的施政成果,造福民生的公共产品,以及在“八一三”事变后,携家避难长沙时,他和无为籍徐庭瑶将军,均自解囊,合资在长沙办“无为公寓”,收容流亡的无为人士、学生,供给吃住和衣物、介绍职业和上学等,这些情结家乡,烙进无为史册的历史佳话,赢得了后人永远的尊敬。
      在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后,当时国民党内著名反蒋人士李济深,被蒋介石软禁于南京,李的亲朋旧部,都不敢前往探视,而戴端甫不所畏惧,前往拜访,使李济深深为感动。据说,由此,戴端甫遭到“老蒋”的监视,还有另一种说法,列入被暗杀之列。
      受蔡元培教育思想的影响,仁泉小学是自由主义办学,来的老师只要书教得好,思想倾向不管。学校有共产党活动也不禁止。可在一九三五年春,因为有人密告,以致八名教师“涉共”被捕,押往安庆受审。这才急坏了戴端甫,随多方营救,于一九三六年春方全部获释,续办复兴,到日军侵占无为的1939年停办,后时续时停,抗日战争胜利后,学校恢复再办,直到民国38年春——1949年。新中国成立后,转为公办。改革开放之初,由在台湾的仁泉学校校友、戴端甫之子戴日乾等九人募得捐赠人民币约十一万元,建立了一座崭新的教学楼,屹立在仁泉学校的原址上。 
      戴端甫去世前,曾自撰了一副“挽联”,明志示人。无为《县志》作了记载,奇文妙句如下:
    上联:一生鹿鹿鱼鱼,德未修善,书未读通,既革命,又做官,鬼混数十年,干鬼事,弄鬼术,在鬼世里,称假菩萨,欺天欺地,何如明当老鬼去;
    下联:全族孙孙子子,志要高尚,心要公正,讲道义,存仁恕,人出千万个,创人绩,做人模,于人群中,成真英雄,为家为国,但愿都是好人来。
     这副独步政坛的“挽联”,这本身就是戴端甫卓然立世的一道风景。从中可以看出,蕴含的不仅有济世的抱负,独立的人格,非常人之气慨,坦荡的胸怀,幽愤而复杂的心态,同时也折射出在那个时代一批人的家国情怀。还似乎有欲说不能的某种“鬼事”和“秘闻”,或有某些隐秘指向。这些,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,或被史家披露其真相,方能让人渐进体悟,洞悉树人的哲理。在挽联中,他没自陈功绩,而说自已“干鬼事”,是“假菩萨”,此等襟怀,亦非常人之所有;而对戴氏后人,有鞭策,有鼓励,体现出“端甫先生”的良苦用心。这不仅在那个时代,对戴族子弟寄于厚望:“心要公正”,“讲道义”,“存仁恕”,“做人模”,而且,在今天,也有着现实和深远意义。
      这位生逢乱世、淡泊名利、不求闻达、关爱民生、仗义疏财、质朴友善的戴端甫,1942年,病故于广西全州,时年59岁。
      从1911年参加武昌起义开始,到1942年去世,戴端甫把自已的一生,鲜明地融入了20世纪的中国历史中,并用极具有吸引力故事,展示了传奇的一生。在其人生经历中,参与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的创建,是他浓墨重笔的精彩;一纸辞呈蒋介石委任他为鄂豫皖三省“剿匪”(围剿共产党)总司令部中将参谋长,而回故乡“隐居”和办学,是他惊人之举;自撰的一副“挽联”,是他一生的经典总结,是为警戒世人之作。
      一代英豪百代骄。当年享有盛名的戴端甫将军,如今,早离我们远去,但他留下了一笔很有教育意义的人生遗产。从这些无形资产中,仍然看到,在他身上蕴藏有永不消逝的耀世光华。
    以前,人们多以“端公”、“端甫先生”、“似青天”称呼戴端甫,以示亲切、敬仰。抚今思昔,透过百年历史,看“端甫先生”,他,仍然是一座高山。 
    在线咨询
    咨询热线:
    18805652755

   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

    [向上]